畫龍點睛 讓你比索羅斯理解得更深一籌

2019-07-17 投資觀察 4105 ℃ 0 評論

當你學的越多,就會發現真的像古人所說,許多東西是殊途同歸的,當你學的越多,更會發現,融會貫通這個詞是多麼的精辟。

——坤鵬論

微信截圖_20190717045803.png

在連接幾天的索羅斯反身性理論研究後,結合之前所學,坤鵬論漸漸對其有了更多思考,今天就來加個餐,和大家接着聊聊,進一步升華一下認知。

有人曾說過,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就是交易心理學,有些道理,但還不夠深刻。

坤鵬論因為曾經專門寫過行為金融學、股市心理學、複雜性科學、複雜性經濟學等文章,所以對于反身性的理解上手很快,因為我們以前已經講過它的原理基礎,隻是還未曾把它們連在一起而已。

一、行為金融學的非理性繁榮

這個之前坤鵬論專門講過,今天讓我們再次重溫一下。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行為金融學家羅伯特·希勒寫過一本著名暢銷書——《非理性繁榮》,他主要從心理學的角度講了金融以及股市中存在的正反饋環理論。

它和索羅斯反身性理論的反饋環幾乎如出一轍。

希勒把所有脫離經濟基本面的金融泡沫都定義為“自然發生的龐氏騙局”。

它們自發形成,沒有人為操縱,所以它們是自然的,但它們又屬于龐氏騙局,因為投資者隻是希望不斷有新人加入,好賣出他們手頭的東西從中獲利,而正常的商務活動并不能給他們帶來正的收益。

坤鵬論認為,可以不誇張地說,金融泡沫沒有一個逃得出龐氏騙局的套路。

股市,就是一個不斷上演着大大小小金融泡沫的市場,它們又是一個個“自然發生的龐氏騙局”。

而繁榮的牛市是“自然發生的龐氏騙局”的泛濫溫床,擁有着相當連貫的正反饋環。

在反饋環理論中,最初的價格上漲導緻了更高的價格水平的出現,因為通過投資者需求的增加,最初價格上漲的結果又反饋到了更高的價格中,第二輪的價格上漲又反饋到第三輪,然後反饋到第四輪,依此類推。

這種反饋環不僅是形成整個股市中著名的牛市和熊市的因素,而且也在其他金融泡沫中展現着其強大的理論力。

首先,股價上漲會産生一系列放大過程,也因此誘發人們的心理發生典型變化,比如:事後偏見、後悔理論等。

心理決定行為,股民開始做出一些愚蠢行為,市場漲上去了,人們錯誤地相信自己實際上早就知道它會上漲。

一種強烈的後悔感油然而生,于是股價稍有下跌,人們便迫不及待地沖進去。

接着,股價上漲引起了技術分析師的注意,他們根據圖形走勢做出買進建議。

然後,随着股價進一步上漲,代表性效應開始占據人們的頭腦,人們自然而然地認為,現在的趨勢具有典型意義,它将延續下去,永遠會漲,這時人們更想買進,股價繼續攀升。

而當牛市持續一段時間後,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嘗到了賺錢的甜頭。

每次投資都能賺錢,貪婪的人們希望錢生更多的錢,于是很多人更願意把所有的錢再投回牛市。

社會心理學家把這個現象稱為“玩莊家的錢”,而這個名詞是從賭場借用過來的。

許多在賭場裡大赢一把的人會一直賭下去,直到輸光為止。

因為他們不認為自己賭的錢是自己的錢,那是莊家的錢。

他們将自己最近的收獲與财富分開,隻在頭腦中承認這筆錢,把它專門用于賭博。

随着股價穩步上漲,上市公司從中大大受益。

股價不斷上漲,高高在上,上市公司很容易籌集資金(比如:發行可轉換債券),這筆新的資金将投向商品和服務業,其他公司的股票也将上漲,融資也更容易。

經濟基本面開始支持金融趨勢。

直到這個時候,後知後覺的媒體開始關注,并不斷加大報道的頻次和力度。

而媒體的報道無異于給大衆心态再次注入迷幻劑,使牛市牛得更加有理有據。

同時,在強大的群體壓力下,金融分析師們發出更多的買進建議,而賣出的聲音越來越少,這形成了索羅斯所說的“流行偏頗”。

牛市中成交量直線放大,日益增加的成交量對銀行和券商來說真是大喜事,它們雇傭更多的人推銷它們的材料,接觸更多客戶,鼓勵客戶買進更多股票。

當人們在證券市場賺到錢後,他們開始富有起來,每次賺到錢後,他們就有更多的錢投向市場。

市場于是在不斷循環的資金流,或稱為金融流動性的推動下進一步上漲。

當牛市最終發展成為金融泡沫時,可能會出現越來越多的警告信号。

然後,錯誤的輿論導向給大衆留下錯誤的印象,即大多數人同意他們的牛市不會衰落的看法。

當大多數最有經驗的投資者開始看空時,金融泡沫的最後階段來臨了,但是,很難确定準确的轉折點,由于市場有時繼續上揚,超過預期值,所以他們還必須止損,買回股票。

這就産生了最後的爆發——價格瘋狂上漲——大頂就要出現。

然後的然後呢?

自然是少部分人開始悄悄逃離,但是共同知識現象發威了,突然有一天,更多人開始撤退,很快股市演變成了恐慌性、踐踏式出逃。

共同知識的意思是,不但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信息,而且每個人都知道别人也知道該信息,而且每個人都知道别人也知道其他人知道該信息。

在股市中,突然有一天,突然有一個聲音告訴人們,大家都可能有問題時,經過短暫的暗流湧動,一傳十,十傳百,信息以幾何級擴散,共同知識泛濫到大部分人,于是人人都沖向了那個救命的安全門,市場秩序完全錯亂,崩盤瞬間爆發。

而外面的人看到這樣的情況,更不可能輕易進來,終于鼓還在敲,花卻傳不下去了。

沒有新人來,舊人憑啥笑?

最終,一個“自然發生的龐氏騙局”崩盤了。

龐氏騙局或金字塔騙局也完美地遵循着這樣的正反饋環理論,騙局制造者“創造”了從當前實現的投資收益到未來投資收益的正向反饋。

騙局制造者向投資者許諾,投資就能賺到大量收益,但是投資者付出的投資款幾乎沒有或根本沒有被投向任何真正的資産,騙子隻是将第二輪投資者支付的投資款付給最初的投資者,将第三輪投資者的投資款付給第二輪投資者,依此類推。

在最初投資者盈利後,他們被誘使将自己的成功故事轉述給其他人,這樣的傳遞效果極佳,還有什麼比現身說法更有榜樣作用呢!

這導緻又一輪投資者進行更多的投資,騙子從中支付報酬給第二輪投資者,第二輪投資者的成功故事又吸引了更多投資者,繼續依此類推。

這種騙局注定是要破産的,因為投資者不可能永遠增長下去,騙局的策劃者無疑是知道這一點的,策劃者可能希望不付錢給最後的,同時也是最大規模的一輪投資者,然後逃離法律的制裁。

其實,所有的金融泡沫就跟一個混亂的牛市一樣,在這個牛市中,所有的正反饋過程交織在一起,産生強烈的内在動力,使得價格瘋狂上漲,遠遠超過任何一種經濟理論可以接受的價格。

最終這種市場會令我們想起龐氏騙局,即絕大多數利潤取決于先到者把手中的貨賣給後來的新投資者的能力,而不是來源于上市公司創造的現金流。

和傳統的龐氏騙局一樣,當不再有新投資者接手時,整座大廈就要坍塌。

索羅斯對于這種典型的興衰循環過程總結得非常到位:

1.市場走勢尚不明朗,難以判斷;

2.開始過渡到自我推進過程;

3.成功地經受了市場方向的測試;

4.市場确認度不斷增強;

5.在現實與觀念之間出現偏離;

6.發展到颠峰階段;

7.然後,出現與自我推進過程相反的步驟。

二、複雜性科學給出了終極的揭示

坤鵬論不知道索羅斯有沒有研究過複雜性科學,從他的表述上看,應該是沒有研究過。

其實,不管是反身性理論,還是正反饋環理論,最終都沒有逃出複雜性科學,或者說是複雜性經濟學的體系。

當然,如果你之前沒有看過坤鵬論寫的《還原論統治人類所有科學 經濟學搞成了物理學》、《二十一世紀最牛的科學 你不了解就真的Out了!《這是多麼透徹的領悟股市和複雜性經濟學》等文章,下面的總結可能有些難懂。

但是,坤鵬論從來沒有如此強烈地推薦你抽空讀讀這些文章,然後再來看下面的内容,頂多1小時的閱讀,會讓你的認知有價值千金的提升。

1.隻要有人深度參與的活動基本都屬于複雜性系統,比如:經濟、金融、股市等。

2.隻要是複雜性系統存在正反饋回路效應,有時候,一個起伏或一組起伏可能由于正反饋而變得相當大,使它破壞了原有組織,産生興盛或崩潰的結果 。

3.隻要是複雜性系統就會一直置身于混沌邊緣,這個狀态既可以使系統更活躍、更興旺,創新不斷,但又因為處于邊緣,也很容易突然跌入混沌狀态,在經濟或金融中的現象就是突然崩潰。

一些經濟學家也證明,健康的經濟确實會突然崩潰。

當然,這種經濟運行和崩潰的機制并不難以理解和解釋,隻是難以進行準确預測。

例如人們對股市運作的機制已經了如指掌,但是仍然無法準确預測股價走勢的“轉折點”:什麼時候開始看漲,什麼時候開始看跌。

4.因為複雜性系統中存在着穩定和不穩定的相互作用,随着時間推移,市場自組織特性(比如:經濟無需有人調控就能在人類自利的特性下自行運轉)會使系統達到一種瀕臨崩塌的臨界狀态,一旦瀕臨這一點,即使隻是小小的沙粒跌落,也會導緻坍塌,前功盡棄。

所以,四兩撥千金真的是可以實現了,這也是索羅斯為什麼能夠一人戰一國的根本原因。

5.索羅斯賺錢的真正方式:理解金融市場中的革命性進程,發現某個有可能會在短時間達到瀕臨崩潰的金融産品或是系統,提前進入布局,用金錢和信息的能量加速該金融産品或系統向臨界狀态前行,最後再突然增強金錢和信息的加速流轉,造成能量大幅湧動,從而使崩潰發生。

在實際操作中,索羅斯會采取加杠杆、組團以及制造羊群效果的手段,使得金錢快速聚積,快速流動。

比如當年索羅斯做空泰铢,就加了杠杆,甚至還向泰國央行借貸了足夠多的泰铢。

同時,國際遊資就像跟随在索羅斯後面的鲨魚群一般,聚集在泰國周圍,在金融市場中重複着索羅斯動作,慢慢地買入泰铢,賣出美元,從而導緻泰铢對美元的彙率上漲。

1997年1月,終于泰铢到達了索羅斯認為滿意的較高位置,他開始猛抛自己手中的泰铢,買入泰铢對美元的期貨合同,到5月時,泰铢期貨合約十有八九都落在了準備發動攻擊的國際遊資手裡,索羅斯的子彈已經充足了。

市場的恐慌也帶動了泰國百姓抛售手中的泰铢買入美元,泰铢的瘋狂抛售直接導緻其大幅貶值。

泰國政府為了固定兩國貨币的彙率,選擇采取強硬态度,5月開始抛售美元,希望保住原先的彙兌比例。

但是,泰國的外彙儲備因為一部分要購買軍火,實際上連100億美元都不到。

而這場戰役中的另一方,僅索羅斯的量子基金資産總值是500億美元,還不算他加的杠杆以及國際遊資手中的大把美元。

這是一場完全不對等的戰争。

索羅斯們壓倒性的優勢,讓泰國政府的救市杯水車薪。

在以索羅斯為首的做空者的吆喝下,羊群效應在泰國這個小國家中迅速形成。

5月14日,泰國政府宣傳實行資本管制,泰铢彙率應聲大幅下跌。

此時,索羅斯已經不需要子彈,他所做的事就是利用信息産生能量,攪動市場,火上澆油。

索羅斯及大大小小的索羅斯們大談泰铢即将貶值,這些言論在惶惶不可終日的人們心中産生了極強的殺傷力。

越來越多的人抛售自己手中的泰铢,買進美元期望保值。

最後,内憂外患下的泰國政府扛不住了,7月2日,隻好被迫宣布與美元脫鈎,實行自由浮動彙率。

當天泰铢應聲下跌了20%,在泰铢大幅貶值的金融恐慌中,百姓為了保值,紛紛将銀行存款取出購買黃金。

之後幾天,泰铢在菲律賓比索大幅貶值的連鎖反應下,又是直線下跌,一貶再貶。

最後,索羅斯看賺了大概有100億美元了,見好就收,将美元換成泰铢,還了泰國央行貸款賺取差價,拍拍屁股走人。

同時,他還在股票期貨市場上做空,狠狠地賺了一筆,這是索羅斯慣用的雙管齊下策略,甚至後者才是他真正的醉翁之意,大發橫财之道。

6.當然,因為是複雜性系統,誰也無法準确預測崩潰發生的時間和結果,所以,索羅斯也不能保證100%成功,于是他采取了“先投資,再調查”的方式,提出假設,建立頭寸,小試牛刀考驗假設,等待市場證明正确與否,如果證明其假設是正确的,則追加頭寸,否則及時撤出。

三、這就是所謂經濟周期的本源

一直以來,人們都對所謂的經濟周期深信不疑,特别是著名的54年一周期的康波周期,更是被炒上了天。

但是,後來的經濟學家、科學家反複論證,并沒有發現任何統計數據表明康波或其他任何經濟曲線的存在。

其實,在學習了複雜性科學、複雜性經濟學、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後,我們應該明白一個道理,所謂的周期就是複雜性系統必然存在的正反饋循環,因為從古至今它總是在循環往複,所以才給了人們周期性的錯覺。

但是,這個循環到底什麼時候興盛、什麼時候崩潰,沒有任何人可以預測得準。

而且,它沒有固定的循環模式,它的曆史不會重演,它根本就是虛幻的,而且,并不存在任何支持周期存在的統計數據。

盡管經濟發展必然是在好的時期和不好的時期之間波動,但商業的波動是無規律的,沒有事先确定的重複頻率。

商業本質上就是一個呈現出有點怪異行為的複雜性系統,它怎麼可能本身又會呈現出固定的循環周期呢?

通過羅夏因子(著名的墨迹測驗,證明人們會把心态投射到情境之中)可以發現,經濟的波動造成了它具有循環周期的幻象。

最後,坤鵬論認為,物極必反,盛極必衰這兩個成語來理解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足夠了!


猜你喜歡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來添加一個吧(●'◡'●)

歡迎 發表評論:

有樂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