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的沒有賣的精 會買是徒弟 會賣才是師傅

2019-06-27 投資觀察 6055 ℃ 0 評論

永遠記住,買股票要慢,賣股票要快,簡單高效!

  ——巴菲特

微信截圖_20190627050821.png

許多投資的圖書和文章總把大部分筆墨放在了如何挑選股票,但卻對如何賣緘默三口,或者幹脆以巴菲特的名言“我最喜歡的持股時間是……永遠!”來停止讨論。

但是,巴菲特還說過“如果你不打算持有某隻股票達十年,則十分鐘也不要持有。”這說明即使長期持有,也一樣會有期限。

另外,股神喜歡的是遇到好公司就盡量收歸所有,比如:喜詩糖果,巴菲特将這類公司稱為偉大的公司,而偉大的标準就是能夠源源不斷為其投資提供最低成本的現金流,還不需要投入太多資本。

自然,這樣的公司巴菲特是不可能賣掉的,除非它們再難擔當大任。

所以,學巴菲特沒錯,但不能教條,要因地制宜,要因人而異,否則就是學個四不像,還不如做回你自己。

在如何賣這方面,技術分析就要直接了當得多,有特定的技術圖表、成交量、波動性指标以及其他技術指标,不管對不對,但因為能給出确定的答案,讓喜歡刨根問底的人們頗為喜愛。

人類有個天生的心理頑疾,那就是尊重理由,具有追根究底的天性,如果他人給出理由,就會相信,答應要求,有時候甚至會相信沒有意義的理由。

比如:在一個實驗中,一位社會心理學家對排隊等候使用複印機的人說:“對不起,我有5頁紙要複印。我可以先用下複印機嗎?”幾乎每個人都同意了她的要求。

所以,我們也就理解了為什麼技術分析會有那麼多人笃信不疑,它确實一直在回答着人們對于因果的癡迷。

經濟學家告訴我們,買入的絕大多數股票都是為了賣出,否則我們永遠不可能得到最大的利潤回報。

俗話說得好,買的沒有賣得精,用在股票投資上也頗為貼切。

股市還有句俗語:會買的是徒弟,會賣的才是師傅。

今天坤鵬論就來聊聊賣這個話題。

正像布魯斯·柯凡納所說:“在我進入之前,我就知道何時該退出。

所有投資大師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源于他們都有自己事先确定的退出法則,隻要條件成立,果斷賣出,毫不猶豫,因為這是他們的鐵律。

而且,即使是巴菲特,他确實一直堅持長期持股,但事實是他認為隻有極少數的股票才值得長期持股,大多數股票也是在獲利後賣出。

但是,失敗的投資者很少事先确定什麼退出法則,所以常常會因為擔心小利潤會轉變成損失而匆匆脫手,造成經常錯失大利潤。

可以說,不管你在一筆投資中投入了多少時間、心血、精力和金錢,如果沒有事先确定的退出策略,一切都可能化為烏有。

不過,何時賣出确實比較困難。

原因呢?

因為我們都很難精确地知道股票的價值,包括股神巴菲特。

當股票價格上漲時,安全邊際就開始下降,潛在回報開始減少,下跌的風險開始增加,但是,因為不知道該股票的确切價值,投資者自然無法像作出買入決定時那樣自信地作出賣出決定。

為了應對這樣的難題,有些投資者會根據價格與賬面價值比或價格與收益比(也就是市盈率)制定一些賣出規則,一旦這些比率達到某個水平,他們就會賣出。

所以,在股價遠遠超出了其内在價值時,這些投資者會選擇賣出,收割超高利潤,他們相信股價必然會回歸正常,甚至在中國這樣牛短熊長的股市,肯定不斷會有價格遠低于内在價值的重新買回的好機會。

還有人會在買入的時候就設定好了賣出價格,他們這麼做完全是一種保守的策略,到達自己的期望收益率,收割利潤走人,絕不拖泥帶水。

當然,也有人認為這些規則毫無道理,他們認為,隻存在一個有效的賣出規則:所有的投資都應當在合适的價位賣出。

而賣出決定就和買入決定一樣,必須以企業價值為基礎,而究竟什麼時候賣出或者買入依賴于是否可以獲得其他投資機會。

也就是說,如果市場出現了比你手中股票更好的便宜貨,而所持有股票的價格與潛在價值已經不再那麼誘人時,就應該賣掉手裡的,而将錢投資到更好的便宜貨上。

比如:你持有一家公司的股票,該公司的利潤增長率為10%,ROE為15%,估值是30倍,這時另一家公司的利潤增長率為20%,ROE為40%,估值隻有10倍,那麼換股是相當明智的。

相反,如果市場沒有比你持有的股票更好的,并且它依然大幅被低估,賣出是相當愚蠢的事。

巴菲特在職業生涯的早期經常會賣掉手頭的一些資産,為更好的投資機會籌資,因為那時候他的主意比錢多。

但現在,他已經不這麼做了,在伯克希爾的保險融資給他帶來充足的資金之後,他面臨的是一個截然相反的問題:錢比主意多。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巴菲特在一般情況下不會換股,隻有在認為要買入的股票具有更好價值(或者成長性)的時候,才考慮買入新的股票。

如今,他買入新的股票可能更多的是使用自有現金,而不是靠出售原本持有的股票。

賣出時機這個概念,在巴菲特的投資哲學中有一個根本性的邏輯,那就是如果一家企業一直保持着不錯的競争優勢,那你沒有必要賣出。

大部分投資者在買入持有後,就不再對股票那麼上心了,而巴菲特則不斷用他投資時所使用的标準來審視已經入股企業的質量,這可以算是一種投後管理。

盡管他最推崇的持有期是“永遠”,但如果他的一隻股票不再符合他的某個投資标準,比如:企業的估值嚴重高估,企業的經濟特征發生了變化,管理層迷失了主要方向,或公司失去了它的護城河,他會把它賣掉。

2003年4月,巴菲特以4.88億美元買入中石油H股23.4億股,買入均價為1.6港元。

5年後的2007年,巴菲特将中石油股票全部賣出,每股賣出價約為13.5港元。

這筆交易為他帶來了35.5億美元的稅前投資收益和約2.4億美元的稅後分紅。

為什麼要賣出中石油的股票?

巴菲特後來在給股東的信中說,在買入中石油時,公司總市值是370億。

而他測算的公司價值是1000億美元。

2007年下半年,中石油的市值上升至2750億美元,于是他全部賣出。

所以,如果一家公司的價值被市場嚴重高估,那麼根據回歸均值的法則,它必然會跌回正常值,奢望永遠漲的天方夜譚是不成熟的表現,是拿自己的金錢做白日夢。

2000年,巴菲特還選擇将持有的迪斯尼的股份賣掉了一大部分。

在2002年伯克希爾年會上,有股東問他為什麼要賣這隻股票。

巴菲特的回答比較模糊:“我們對這家公司的競争力特征有一種看法,現在這個看法變了。

那麼,迪斯尼怎麼了?

那時候,迪斯尼的CEO邁克爾·艾斯納也中了互聯網的毒,在互聯網繁榮中揮金如土,将大把資金投入到像Goto.com這樣的搜索網站中,還購買了一些像搜信這樣虧損的公司。

下面,坤鵬論就把巴菲特、索羅斯、彼得·林奇等投資大師的賣出策略總結一下,這樣會讓老鐵看得更加清晰。

1.當投資對象不再符合買入标準時,比如:巴菲特出售迪斯尼的股票。

這需要投資者即使是在投資後還要不斷研究公司基本面,不能把孩子領進門,然後就不管不顧了。

借用創投的一句話,投後管理甚至比投資前的調研更重要。

現實中,企業每時每刻都在面臨着挑戰,比如市場疊代、技術更新、國家動蕩等,更為嚴重的問題則是内部,比如管理層不行。

彼得·林奇給的賣出提示更加具體,比如:

公司連續兩年失去市場份額并且雇傭另外一家廣告代理商;

公司沒有開發新産品,開始縮減研發經費,并且公司開始滿足現狀,不求進取;

占公司利潤25%的一個重要部門易受正在發生的經濟蕭條的沖擊;

公司增長率已經開始減慢,盡管公司通過削減成本可以保持盈利,但未來成本削減的機會有限;

公司兩位高層管理人員和許多重要的員工辭職加盟競争公司中;

公司負債率突然提升;

如果40個華爾街的分析家們對某隻股票盛贊,公司60%的股票在機構投資者手中,并且有三種國家級雜志在贊譽公司的CEO;

……

你可能覺得彼得·林奇講得太過具體,但往往細節決定成敗,坤鵬論在這裡插一個小故事,是一個和利弗莫爾同時代的女投資家的故事。

她是當時華爾街第一女富豪——海蒂·格林。

她是一位獨行俠,600萬的遺産增值到了1億美元。

但她是名副其實的小氣,總穿着一身黑,衣服散發送不太好聞的氣味,髒兮兮、樣式老舊,股票就縫在衣縫裡。

每天就像個黑幽靈一樣,一會飄到貧民窟的平房要債